返回第八十九章 归来  从人类消失开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蔚蓝星球在望。
  
      狐妖妲己有些意兴阑珊,李凤栖却高兴的很,看着远处的一座空间站,上面鲜红的国旗在星空之中,是世间最美好言辞都无法形容的娇艳。
  
      笑着问妲己,狱卒后裔是否只在东方。
  
      妲己点头说对。
  
      其他都是土著。
  
      李凤栖便说,没让你们失望啊。
  
      数千年的岁月里,我们的文明历经繁冗衰落,如今又屹立在世界顶端。
  
      很想过去打个招呼。
  
      妲己便笑了起来,“别去,去了徒增惊恐。”
  
      李凤栖一想也是。
  
      要是太空站的宇航员发现有一艘石船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下横渡星空,影像传回地球,只怕会引起掀然大波。
  
      于是分外惆怅。
  
      衣锦夜还乡啊。
  
      临近大气层,石船闯入之后,荡起一层层涟漪,再抬头看时,已不见空间站。
  
      进入山河社稷图了。
  
      石船直奔泰山之巅玉皇顶,早有多人。
  
      灰袍道人玄清,依然盘膝阖目,虽然神魂遭受重创,但他终究是天枢上相最看重的弟子,其根基就不在打架。
  
      是以只要他坐在那里,大道便在那里。
  
      练拳的少年张泽世依然站在边缘处,神情萎靡,上身近乎**,下身衣服也破碎不堪,左爿躯体,头部以下,似乎被火焰灼烧过,漆黑如墨,皮肤翻卷可见血肉之中的血脉。
  
      受伤不轻。
  
      张泽世恩师,那位巫族的后起之秀,受伤也不轻。
  
      小腹处被洞穿出一个透明窟窿。
  
      应是被荒兽的角抵穿。
  
      万幸没伤到秘境。
  
      两人站在边缘处,极有师徒气质,皆是面无表情的沉默着不发一言。
  
      周密卿和徐墨规两人,倒是清爽。
  
      怎么去的,怎么回来。
  
      读书人么……
  
      讲究个体面,况且他们去封印的人属于魔道,换句话说,就是歪门邪道,恰好被讲究天地正气的儒家克制。
  
      两人站在一起,周密卿低声说着什么。
  
      大抵是一些学术道理。
  
      依然戴着斗笠的东魁,依然蠢萌,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几根鲜竹,啃得津津有味,一双萌萌的黑白眼贼溜溜的打量着众人。
  
      妖王兀虫依然那般穿着,挥手召来一片白云,慵懒卧于其上。
  
      其手腕处有伤。
  
      肉烂了一片,皆是青色,而且似乎要不断蔓延,伤口周围,妖力澎湃着,便似有一双无形的手挑着针,不断的剔除着另外一股鬼魅的妖力。
  
      极慢。
  
      兀虫这伤势,少则也要三五年才能恢复。
  
      东魁对此毫无内疚。
  
      他除了翻动妖族源书,什么事都没干,反而觉得理所当然。
  
      老子是国宝。
  
      你还是老子的师父,你不动手谁动手?
  
      剑修梁笙剑已断。
  
      却依然将断剑入鞘佩在腰间。
  
      浑身上下皆是剑伤,显然被封印在金星那座地狱的人,也是一位剑修,同境界之下,梁笙能活着已是万般侥幸
  
      侥幸都是实力。
  
      而他师父就不够侥幸,为了给梁笙争取翻动剑道源书的时间和机会,在被天道压制的情况下,一人拔剑而战众多荒兽,不仅长剑崩断,肉身重创,连秘境都受损。
  
      断了一臂,骨折了几根,五脏六腑碎了些。
  
      好在是修士。
  
      能够不死。
  
      换做普通人,早就死了千百遍,饶是如此,这位从九州来的剑修,境界下跌不说,还彻底断了大道之路。
  
      但他脸上挂着欣慰笑意。
  
      断了左臂?
  
      没关系,我之右臂依然可以握剑。
  
      大道断了?
  
      没关系,我弟子梁笙已在大道路上。
  
      最黯然的,当属赵使然。
  
      这位身材矮小却又胸怀天下的女子,似乎是江南出身,有着江南女子该有的婉约,此刻巨大的长柄镰刀和姚碧莲的短刀一起放在身畔,黯然坐在一块石头上。
  
      她浑身浴血。
  
      有她的血,也有荒兽的血,还有天王星上,被镇压在地狱的那位武道之人的血,更多的,却是她恩师姚碧莲的血。
  
      姚碧莲死了。
  
      为救她而死。
  
      本是女儿身,身材高大喜着男装的姚碧莲,在生死关头,极为男人。
  
      赵使然还记得她最后回眸看自己的那一眼。
  
      很从容。
  
      赵使然知道恩师想说什么。
  
      可惜被一拳轰杀的恩师什么也说不出。
  
      从天王星归来,赵使然便坐在石头上,一直想着恩师想对自己说,却没能说出来的话。
  
      当李凤栖和妲己从石船上跃下,慵懒卧在白云里的妖王兀虫哟了一声,“不得了啊小狐狸,你竟然藏了那么多保命手段,更是连白裳那牛鼻子也给你杀了,护犊子的清莲道君竟然没有找你秋后算账,倒是稀奇事。”
  
      妲己指了指李凤栖,“他杀的。”
  
      意思明确。
  
      清莲道君要算账也是找李凤栖,倒是不巧,李凤栖得到的传承来自商皇朝歌和天枢上相,清莲道君大概还要掂量下他自己。
  
      惹怒一位圣人,不算大事。
  
      惹怒两位,那真是大事。
  
      何况其中还有一位杀力最重的剑修圣人,就算是清莲道君那一脉的那一位道家圣人,若是要出面护犊子的话,也得再三掂量。
  
      李凤栖笑了笑,“运气运气。”
  
      全靠女妖玉石。
  
      东魁狠狠的啃了口竹子,不屑的啐了口痰,狗日的运气好。
  
      灰袍道人,道号玄清,此刻睁开眼,扫视众人一眼,略有叹惋的道:“虽六道地狱再次被封印,诸位也从六道天书中获益匪浅,可惜女子武夫姚碧莲身死,剑修李守拙大道断绝,贫道心中,委实愧疚难安。”
  
      梁笙的恩师,名为李守拙。
  
      很有意境的名字。
  
      李守拙闻言哈哈大笑,“在下本无望大道,我辈剑修,剑往不平处,休说大道断绝,若是如那姚碧莲一般,在下亦在所不惜,此正是我九州修士修行之本。”
  
      说这话时,他看向赵使然。
  
      赵使然微微茫然。
  
      不知道李守拙为何要对自己说这些话。
  
      玄清道人拂袖,便有清光掠起,一闪而释,没过赵使然,声如惊雷炸裂在赵使然耳畔,“愚子,还不开窍么!”
  
      赵使然如醍醐灌顶,猛然醒悟。
  
      她明白了恩师赴死之心。
  
      我辈武夫,若是出刀,则一刀无阻,刀锋之下见对错。
  
      刚且直。
  
      我辈武夫,若是出拳,则人间生死、天地大义,则在这一拳之下。
  
      无须畏战。
  
      亦无须惧死。
  
      赵使然笑了,温婉的轻声念了句。
  
      师父!
  
      似有所感,赵使然身上的鲜血,便剥离开来,无尽鲜血在她身前如丝线交缠。
  
      化而为人。
  
      姚碧莲。
  
      长衫飘飘,巾帼不让须眉。
  
      地上短刀,颤鸣如雷。
  
      呜咽不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