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九十章 世界那么大  从人类消失开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姚碧莲先是对剑修李守拙抱拳为礼。
  
      李守拙回礼。
  
      姚碧莲又对玄清道人抱拳为礼。
  
      玄清揖首还礼。
  
      姚碧莲一一行礼。
  
      受伤的巫族汉子,那双看谁都不顺眼的眸子,第一次露出半分柔和与一丝钦佩,裂嘴一笑,学着武夫抱拳还礼。
  
      慵懒卧于白云上的兀虫起身,还礼。
  
      妲己还礼。
  
      姚碧莲最后看向赵使然,云淡风轻,微笑着点头。
  
      为师去也!
  
      鲜血缠丝凝聚而成的身影,寂然无声的消失在天地之间,空留武夫豪情,继续书写着传奇故事。
  
      赵使然起身。
  
      先拿起了长柄镰刀,又将姚碧莲的短刀佩于腰间。
  
      神态坚毅。
  
      玄清道人见状欣慰。
  
      对众人道:“虽然不知道为何,但七丈光牢和八荒天牢这一两日极为安静,并没有手笔来打扰你等重新封印六道地狱,如今已功成,接下来便是重新封印七丈光牢,没了六道地狱的掣肘和协助,七丈光牢的封印不算太难。”
  
      玄清道人目光落在几位天选之子身上,“张泽世、梁笙、徐墨规、东魁、赵使然,你等五人可以从天梯去往九州。”
  
      顿了一下,“也可以选择留在这颗星辰。”
  
      留下的人,会抹去记忆。
  
      徐墨规笑了笑。
  
      她决定去九州。
  
      张泽世亦如此。
  
      东魁求之不得。
  
      梁笙按住腰间断剑剑柄,豪迈大笑,“我想留下,去看看七丈光牢和八荒天牢。”
  
      赵使然神态绝然,“我也愿留下!”
  
      玄清道人根本没看他们,目光落在巫族那位后起之秀身上,这位受了伤的巫族高手微微颔首,依然不说话。
  
      他要留下来。
  
      玄清道人看向妖王兀虫。
  
      这位极媚的妖王笑呵呵的,“我还没吃到人呐。”
  
      怎么能走。
  
      玄清道人看向周密卿,这位九州大儒思忖半晌,对徐墨规说道:“咱们读书人啊,总不能万事缩在后头,墨规你且去九州,会有同门师兄弟接应你,师兄稍后便回。”
  
      玄清道人没看妲己。
  
      众人去留已定。
  
      大袖一挥。
  
      根本不管坚决留下的梁笙和赵使然意愿,一团璀璨清光将五位天选之子,连带着梁笙恩师李守拙一起挟裹,顺着天梯没入云空不见。
  
      天梯亦节节崩碎。
  
      根本不给这些天选之子挣脱桎梏返回的机会。
  
      目睹这一幕的李凤栖内心忧郁。
  
      老实说。
  
      如果有高大个子顶着,他倒是想走。
  
      可惜。
  
      从天选一开始,注定自己走不成。
  
      认命了。
  
      谁让自己愿意肩挑日月呢。
  
      泰山玉皇顶,只剩下天枢上相座下首席大弟子玄清道人,妖王兀虫,巫族汉子,大儒周密卿,以及大妖妲己。
  
      一位天选之子,李凤栖。
  
      六人。
  
      玄清道人缓缓起身。
  
      兀虫最先问道:“现在就去重新封印七丈光牢?”
  
      玄清道人摇头,“等。”
  
      周密卿不解,“等什么?”
  
      玄清道人望向星空,“等一个人。”
  
      陈树该来了。
  
      只要李守拙和五个天选之子回到九州,陈树就应该知晓,这位一日入青云的儒家圣贤,从九州来此处,不会太花费时间。
  
      兀虫呵呵一笑,“还等谁,就我们这群人,加上广寒宫里那两位,还镇压不住七丈光牢?”
  
      玄清道人正色,“贫道,李凤栖,妲己,三人将和随后赶来的那位,一起前去镇压八荒天牢,七丈光牢这边,兀虫,你和京落、周先生去配合广寒宫封印。”
  
      京落,是张泽世恩师的名字。
  
      一位年轻巫族。
  
      兀虫讶然,“一并封印?”
  
      玄清道人颔首,“不错。”
  
      兀虫不说话了。
  
      乐得轻松。
  
      她自视甚高,可天道压制之下,让她去封印八荒天牢,她还真没底气。
  
      玄清道人正衣冠,对众人说了句且先歇着,贫道去去便回。
  
      说完身影消散。
  
      兀虫慵懒的打了个呵欠,“走吧走吧,得好几日呢,玄清牛鼻子大概率是去找什么宝物了,毕竟要重新封印八荒天牢嘛。”
  
      巫族汉子京落一语不发,拔地而起。
  
      落入远处。
  
      周密卿笑了笑,儒气昭昭而起清风,去了神州大地,欲要数日之内,看遍这片小天地的儒家读书人的本性。
  
      岂有见书不读的道理。
  
      兀虫欲往白云深处,她需要疗伤,却忽然看向李凤栖,娇滴滴的嗲声道:“你眼睛乱瞟什么呢,是看腻歪了身畔的小狐狸么,你们男人啊,就是喜新厌旧,要不要随奴家一起,去那白云深处大睡一场呀,奴家本体是蛇妖哟。”
  
      蛇族盘躯,最是擅长。
  
      李凤栖无语。
  
      我没看你啊!
  
      苦笑道:“我想回家。”
  
      兀虫没劲的挥手,没意思没意思,你可一点也没我那徒弟相公的气度呐,走也。
  
      身影腾空,卧于白云深处。
  
      大睡。
  
      李凤栖哭笑不得。
  
      好像妲己说过,兀虫是个有徒弟来着,用剑,也是蛇妖。
  
      那么是白素贞?
  
      兀虫那句话,是自己不如许仙的操蛇气度?
  
      嗯……
  
      确实不如!
  
      狐妖啊、猫妖啊还可以理解。
  
      蛇妖啊!
  
      鬼知道会不会忽然变身巨蟒,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不愿多想,对身畔的妲己道:“也许这一去,有去无回,还有几日,我只想做一件事,送我回去,陪陪父母。”
  
      也许是最后的时光了。
  
      就算封印成功,自己也会去九州。
  
      因为……
  
      世界那么大。
  
      我想去看看。
  
      妲己沉吟良久,挤出几句话,“这是情理之事,不过你回去之后,需要记住你是一个普通人类,不再是长剑在身的天选之子李凤栖。”
  
      李凤栖颔首。
  
      心念动处,腰间的无鞘长剑朝歌消失不见。
  
      悬于秘境之中。
  
      妲己出其不意的抓住李凤栖,猛然发力,便见李凤栖成了一道线,划破长空,落向远处天际尽头,山河之上,一线的李凤栖宛若穿行在水中。
  
      漾起层层涟漪。
  
      目送李凤栖归去,妲己落寞的看了看玉皇殿,眼神茫然。
  
      许久,才叹了口气。
  
      身影闪烁。
  
      下一刻,妲己站在了华山之巅,眸子里光彩熠熠,神色复杂的轻声说了句,“您也要来么?”
  
      何必。
  
      何苦。
  
      白云里,大睡的妖王兀虫睁开眼。
  
      冷笑了一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