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九十一章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  从人类消失开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被妲己一甩便是千里。
  
      李凤栖眼前,出现了车水马龙灯火阑珊的繁华世界,猝不及防间,撞入了一座商业楼,穿过层层水泥墙,撞上了另外一个“李凤栖”。
  
      大梦不觉醒。
  
      这是种很奇妙的感觉,先前还在空中飞翔,下一刻便端坐在电脑前。
  
      看了一眼电脑里的住房设计图。
  
      李凤栖毫不犹豫起身。
  
      本欲直接离开,想了想,不能给“李凤栖”留下麻烦,于是来到经理室,敲门进去说了句家里有急事,请一天假。
  
      小县城就是这点好。
  
      经理头也不抬,说你走嘛,莫搞忘了明天要交设计草图就得行老,客户那边催得凶。
  
      出门,下楼,取车。
  
      直奔家。
  
      家里没人,爸妈都在上班,李凤栖也不急。
  
      去了一趟超市。
  
      父亲年轻时候搞水产,又喜欢钓鱼,特别喜欢夜钓,受的湿气多了风寒较重,李凤栖早些时候不懂,觉得他能自己照顾自己。
  
      这一次他毫不犹豫的买了超市里最昂贵的按摩器和风湿保健仪。
  
      有没有效果不论。
  
      这是孝心。
  
      母亲经年累月的坐在车站里卖票,腰颈椎都不好,李凤栖也给她买了按摩椅,平常二老去超市或者娱乐场所,花个几块钱坐下按摩椅,都嘀咕着浪费。
  
      这下在家里自己按摩。
  
      又买了其他的一些父母用得上,平日里舍不得买的东西。
  
      本还殷实的微信钱包,瘦了不少。
  
      得了。
  
      不管,让“李凤栖”自己去头疼,他也是时候学会上进一点,不能老是坐在装修公司打一天鱼晒一天网了。
  
      将东西放回家,摆好之后,已是半下午。
  
      李凤栖又去了趟菜市。
  
      大包小包的回家。
  
      先弄鱼。
  
      二斤出头的裸斑,洗净之后,改上花刀,抹上盐,将切好的姜蒜塞进鱼肚子里,又倒上料酒,先腌制一会在上锅。
  
      切肉。
  
      将上等五花肉切为两半,一半丢进锅里,热水煮熟,准备做回锅肉。
  
      一半切块,准备做红烧肉。
  
      又急急忙忙去择菜洗净,切好,放在一旁备用。
  
      将米淘好,放如电饭煲这个简单。
  
      看了看时间。
  
      李凤栖来到餐厅,将餐桌擦拭干净,又从酒柜里拿出一瓶价格不菲的红酒,启封之后倒入醒酒器,找好高脚杯放在一起。
  
      忙完这一切,父母差不多快要下班了。
  
      李凤栖走入厨房。
  
      片刻功夫,厨房里飘起了浓郁的香味,又片刻功夫,厨房里飘出了焦糊味,伴随着李凤栖的咳嗽声。
  
      极其精彩。
  
      回锅肉、红烧肉、麻婆豆腐、鱼香茄子、番茄煎蛋汤一一上桌。
  
      在父母进门的瞬间,李凤栖恰好将清蒸裸斑端上桌。
  
      母亲提着菜和肉,看着桌子上热气腾腾的饭菜,讶然的很,“你咋个这么早就回来了,今天有客人吗,你点的外卖?”
  
      父亲一边换鞋子一边恼道:“就晓得浪费钱。”
  
      李凤栖笑道:“我自己做的。”
  
      母亲哟了一声。
  
      换了拖鞋,先将菜肉放入冰箱,来到餐桌前,有点不解,“回锅肉都焦糊了,不过肯做就是好事,会做菜的男人女娃子喜欢,你是有什么好事要告诉我们?还喝上酒了。”
  
      李凤栖呵呵直乐,“没事,就想给爸妈做一顿饭菜,吃了这么多年你做的饭菜,也该你们二老吃一下儿子做的饭菜了。”
  
      母亲便傻乐。
  
      父亲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没事献殷勤,说吧,是不是有闯什么祸了。”
  
      李凤栖也很无奈啊。
  
      只能假装没听到。
  
      母亲倒是护犊子,怒视父亲,“你就盼不得你儿子一点好!”
  
      父亲吃瘪。
  
      将老花镜放在茶几声,去洗手间洗手去。
  
      李凤栖不愿意说什么煽情的话。
  
      一家人,简简单单就好。
  
      吃了饭,父亲把筷子往桌子上一丢,走会沙发翘起二郎腿,将电视从新闻联播换到地方台,继续津津有味的看抗战剧,不忘冒一句:泡杯茶。
  
      母亲麻利的收拾饭桌。
  
      李凤栖将母亲按回去,笑道:“妈,你去看看卧室,我给你们买了些东西。”
  
      母亲便笑呵呵的埋怨说花那些冤枉钱干什么。
  
      李凤栖洗碗出来。
  
      父亲和母亲都还在卧室里,虽然嘀咕着说这娃就知道浪费,也不晓得多攒点钱,到时候结婚了看他拿什么彩礼……
  
      语气却很温暖。
  
      李凤栖给父亲泡了茶,刚坐下准备陪爸妈看看电视剧,却见母亲出来,一把推起他,“年纪轻轻的看什么谍战剧,各人去找事情做。”
  
      李凤栖无语,“你们嫌我碍眼啊。”
  
      父亲重新坐下,“嗯。”
  
      李凤栖心中却有些内疚,知道父母的意思,其实就是让自己多出去和年轻人交流,结交更多的朋友,最重要的一点:认识更多的姑娘。
  
      然后选一个带回家。
  
      也罢。
  
      李凤栖换了衣衫,出门前对父母道:“我可能要晚点回来。”
  
      母亲没吱声。
  
      父亲没好气的道:“你要是有本事,别回来,去拱别人家的白菜,老子高兴的很。”
  
      等李凤栖出门。
  
      父亲母亲立即凑在一起小声嘀咕,说咱家这小子今天中什么风了,又是买东西又是做饭,看样子也不像闯祸,难道是找着姑娘了,先提前练习一下如何讨好亲家母亲家公……
  
      话里多兴奋。
  
      李凤栖出了小区,先去花店买了一束花,来到魁山下,这才拨了个电话。
  
      “在干嘛……有空?……你要去练瑜伽?……那好吧,有空再联系。”
  
      挂了电话,李凤栖长叹一声。
  
      电话对面是个女孩。
  
      张出岫,很美的名字,白云出岫。
  
      人如其名。
  
      一年前认识的姑娘,单着,人很好,就是……怎么说呢,一年了,总是不愿意确定和自己的关系,若即若离着。
  
      也不是绿茶。
  
      追求她的人很多,可以排队那种。
  
      能和她出门约会的很少。
  
      自己一人。
  
      不是atm那种。
  
      但就是无论怎么样,都撕不开那层纸,也许是她还不想进入那座坟墓。
  
      毕竟二十一二岁的小姑娘。
  
      算了,回家。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