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九十二章 圣贤归来  从人类消失开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李凤栖被妲己从现实世界揪回山河社稷图里时,灰袍道人玄清已经归来,而妖王兀虫、京落、周密卿三人已前往月球背面。
  
      李凤栖,妲己,玄清三人则从泰山之巅出发。
  
      不等陈树。
  
      他会直接去往太阳。
  
      妲己摘了一片树叶,欲以神通化叶为舟。
  
      玄清摇头,“挡不住火焰。”
  
      手上清光闪耀,从秘境之中取出一艘巴掌大小的木舟,顺手往半空一丢,小舟暴涨至长达万米,宽近千米的巨轮。
  
      巨轮一侧,有三道触目惊心的剑痕,哪怕历经了悠久岁月,也有凛然剑意残留。
  
      “此船名为‘巨轮’,乃是九州金桐所铸,金桐曾栖凤凰,是以此物天生不畏火,足以抵挡太阳上的烈焰,看见那三刀剑痕了么,是这艘船的上一任主人横渡北冥时,于北冥神兽大战,剑落于北冥海中,这位剑仙刻舟求剑,以三剑印记剑意在船上,召回第四剑。”
  
      玄清对略有疑惑的妲己点头,“没错,那位剑仙后来成圣,他所背负的四剑,正是诛仙四剑。”
  
      李凤栖:“……”
  
      尼玛。
  
      刻舟求剑还有这种事,剑道圣人也这么蠢?
  
      妲己解释道:“倒不是圣人蠢,而是北冥在整个九州都是一片禁地,比较诡异,别说剑器、神器落入其中,就是九州圣人跌落其中,也休想破水而出。”
  
      所以别看刻舟求剑四个字说起来简单。
  
      实际上……
  
      这里面蕴含的信息极大,那位在仙坠大战之中陨落的剑道圣人,当年怕是很费力才取回第四剑,已经是奇迹了。
  
      登船。
  
      玄清大袖挥动,这艘巨轮缓缓升空,嗡的一声,破开云层,又破开山河社稷图,直奔星空中那颗最为炽热也最为耀眼的恒星。
  
      三人站立船头,心思各异。
  
      玄清淡然。
  
      妲己忧心。
  
      李凤栖的情绪比较复杂,紧张、担心、好奇,还有恐惧。
  
      玄清忽然问道:“还在玉璞?”
  
      李凤栖点头。
  
      玉璞境,主要是淬炼肉身,自己也没闲着,各种努力,效果倒是很好,如今体内代表肉身的那片世界里,高山如铁铸,河流宽阔,代表血肉生机的青草已经齐腰。
  
      但始终没看见下一个境界的出口。
  
      秘境倒是有变化。
  
      秘境里除了大日东升西落的暖意,还在某个不知道的角落里有一股寒意。
  
      若是大日西落,这股寒意就越发明显。
  
      应是明月将要东挂的迹象。
  
      而陈树送给自己的《春秋》不见了,待之而起的,是一片墨韵形成的广袤大地,并非如秘境一样无边无垠。
  
      大概约有百多平方公里。
  
      堤丰便睡在里面。
  
      李凤栖已经有所感觉,他的秘境发展有点拉风,先有大日悬空,再有明日东挂,最后是墨韵形成的大地。
  
      俨然是一个崭新的世界。
  
      如果以后墨韵大地扩大到宽广无垠,或者形成一颗星辰,再衍生草木山石之类的万物,那就真是一个小世界了。
  
      有点小期待。
  
      我李凤栖就是第二个妖皇啊。
  
      帅气!
  
      巨轮在星空中遨游,看似很慢,实则很快。
  
      地球到太阳约一点五亿公里。
  
      但李凤栖仅仅是盘膝坐在船头修行了一番太虚经,睁开眼时,巨轮已经停在太阳一侧,肉眼可见的巨大火球寂静无声的燃烧着。
  
      不觉得炽热。
  
      回首看去,已不见地球和月球。
  
      船头之上,妲己和玄清并肩而立。
  
      李凤栖刚想出声,身后传来声音,“没有打扰你修行,所以我们等了一段时间。”
  
      声音熟悉。
  
      是陈树。
  
      李凤栖回身,果然是他。
  
      陈树穿着类似周密卿那种的大袖长衫,儒气昭彰,握着戒尺背负双手,轻笑道:“倒是不错,仅是从肉身上来说,已经可以媲美玉璞境武夫,但还比不了玉璞境的巫族。”
  
      剑修么,并不以肉身见长。
  
      李凤栖也笑了,“老先生别来无恙。”
  
      陈树叹道:“还行,当日离开地球,已是油尽灯枯之势,本抱着必死之心去九州,所以才说我们可能无法再相见,谁知道啊……”顿了下,有些傲气的道:“谁知道在九州讲道理没输,打了几架也没输,这便又活着和你再次相见了。”
  
      陈树确实有骄傲的资本。
  
      和儒家圣人讲道理。
  
      没输。
  
      和几个圣人之下的道君、武道仙人乃至与一位妖仙打了几场。
  
      不仅没输,还赢了。
  
      天枢上相那位最会打架的二弟子本来要出手,被拦住了,就算要打,陈树也不会退缩戒尺打不过,我嘴皮子还骂不过?
  
      读书人嘛,骂架才是本命神通。
  
      李凤栖笑容灿烂,“那就希望一直不输。”
  
      陈树摇头,“难。”
  
      太阳里被封印的大罪之人,实力不输九州九圣人,自己确实是打不赢九州九圣人的,何况这片小星系里还有天道压制。
  
      李凤栖问道:“老先生去了一趟九州,可曾见过九圣人,可曾知道太阳里封印的大罪之人究竟是何身份?”
  
      陈树云淡风轻,“谁都无所谓。”
  
      李凤栖:“???”
  
      陈树解释道:“无论那大罪之人是谁,有一点可以确定,他若真的脱困,月球上被广寒宫封印的那个古老存在,嗯,就是大罪之人曾经的坐骑,为了恢复实力和境界,会鲸吞掉地球上所有的人类,至于大罪之人如何恢复境界和实力,这就不得而知了。”
  
      李凤栖明白了。
  
      陈树不说,是因为不知道,读书人嘛,说话比较委婉。
  
      按住腰间长歌:“我还有一点不明白,为什么六道地狱,所有的天选之子都能去封印,而这座八方天牢,就非我不可?”
  
      虽然愿意一肩挑日月,心里还是有点怨念的。
  
      陈树笑了笑。
  
      拍了拍李凤栖的肩膀,没有言语。
  
      李凤栖心间,却响起陈树的声音,“道理很简单,因为你得到了商皇和天书上相的传承,至于其他原因么,我倒是看了个朦胧,只是现在还不能说出来。”
  
      读书人,总能看见一些别人看不见的角落,以及远方。
  
      李凤栖沉默了一阵,用心声在心里问道:“我是不是和妖皇有关?”
  
      陈树真能听见。
  
      笑眯眯的,“妖皇是谁不重要,你和他有没有关系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明白你是谁,你叫李凤栖,你是你自己,且记着我当日的劝谏即好。”
  
      李凤栖没忘。
  
      多读书,明事理,辨善恶,知是非,兼修德,做一个对世间有用的人。
  
      陈树哈哈大笑。
  
      又在李凤栖心间道:“这一次重新封印八方天牢,你需要小心着一些,谨防着天枢上相和商皇,我一个老头子,死了便死了。”
  
      你还年轻。
  
      还有更广阔的未来和希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