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九十四章 浴火  从人类消失开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痛痛痛痛痛……
  
  从小到大,李凤栖家里条件都不错,不算穷,也不算富,温饱阶层,是以他没受过什么大伤,也没吃过多少苦。
  
  遭过最大的罪,是大学毕业那年,睡到半夜被痛醒。
  
  小腹右侧痛。
  
  本以为喝点热水会缓解,谁知越来越痛。
  
  去医院。
  
  从宿舍下楼那短短的距离,李凤栖感受到了生死两重天的痛楚,小腹右侧绞痛迅速蔓延,使得整个小腹都在痉挛。
  
  他无法直立无法行走。
  
  痛不欲生。
  
  最后同学叫了出租车进学校,到了医院急诊室,值班医生大袖一挥。
  
  结石。
  
  各种化验,然后住院。
  
  那是李凤栖这一生经历过最惨的痛,用后来医生的话说,结石痉挛痛最严重的时候,是可以媲美生孩子的痛楚级别。
  
  所以自那以后,李凤栖越发挚爱母亲。
  
  然而此刻的痛,更甚。
  
  血肉焦糊、神经撕裂、火焰舔灼……痛楚夹杂在一起,让他脑子里轰然炸裂,失去了一切思维能力,所有的念想都只有一个字:
  
  痛。
  
  当体表焦糊的血肉在火焰之中脱落、汽化。
  
  当敏感的血肉再次承受火焰的炙烤。
  
  李凤栖真想拔剑自戗。
  
  他无法思考,他本能的用神识自观:在他神识所见之下,他的肉身仅仅只是像个人而已,没了肌肤,最外层血肉脱落之后,又一层血肉焦糊。
  
  他体内代表着肉身的那片世界,是一座代表五脏六腑的峥嵘高山通体泛红,冒出氤氲烟气,代表着血脉和经络的河流,河床崩塌河水流逝,竟又干涸之气象。
  
  代表着血肉的平原之上,燃起了熊熊大火,无数青草毁于大火之中。
  
  平原之土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就连那根代表着男人傲骨的顶天之柱,也依然颓然。
  
  在变小。
  
  不断的变小,迟早会消失!
  
  肉身在遭受巨创。
  
  他都不明白,这样了,自己竟然还没死。
  
  既然不死……
  
  那就决不放弃生的希望!
  
  承受中言语无法形容痛楚的李凤栖,为了求活,神识本能之下,开始运转《太虚经》,体内周天气脉内灵气涌动。
  
  秘境之中,黑白光剑形成的阴阳鱼一分为二,各走气脉,行进之间,灵力涌动经脉竟然隐然有重塑受损气脉的迹象。
  
  秘境之后,悬空大日爆发出有史以来最强的炽热火焰,欲以火焰抵挡火焰。
  
  《春秋》化墨韵。
  
  墨韵生大地。
  
  宽广约莫百多平方公里的墨韵大地,化作两条墨韵长龙,竟然跟随着黑白光剑,穿出秘境,与灵力糅合在一起,欲要重生血肉。
  
  沉睡与墨韵大地之中的堤丰,睁开了惺忪睡眼。
  
  他不明白李凤栖在经历什么事。
  
  只能胆颤心惊的祈求。
  
  随着李凤栖求生的举动,秘境和灵力共同作用下,肉身竟然能和五千度的烈焰相持,焦糊的血肉脱落汽化之后,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再次生成。
  
  相持不下。
  
  烈焰无法再烧毁他更多的血肉,而他也无法让最先脱落的血肉重生。
  
  李凤栖就是一个鲜血淋淋的人。
  
  他被困在了火焰之中。
  
  烧毁、重生……
  
  如此循环!
  
  巨轮上,玄清、妲己皆是高手,陈树更是儒家圣贤,自然能看见此刻身在太阳表面火焰里李凤栖的状况。
  
  玄清颔首,“确实不错,竟有如此强大的重塑血肉能力,已远超一般人的玉璞境,如此淬炼,若是大功告成,将在玉璞境拥有一副不输巫族的肉身,恐怕放在九州,也能在玉璞境排入前一万之列。”
  
  九州修士实在太多。
  
  天才也太多。
  
  就如某位年轻武夫,在玉璞境可是正儿八经的去了禁地北冥,以北冥海水洗练出的玉璞境肉身,让他成为九州最强的玉璞境之一。
  
  妲己由衷叹道:“老先生这一手确实对他大有裨益。”
  
  陈树抬起头看了一眼,摇头,“还不够。”
  
  区区前一万……
  
  读书人眼中,已经很弱。
  
  笑了笑,“不急,先让他稳在这一层的烈焰淬炼,如果能压过烈焰重生血肉,再让他去下一层,能否熬到多远,看他心境了。”
  
  太阳中心是不奢望了。
  
  毕竟那里有大罪之人,又有妖皇至宝,就算是圣人也不敢以肉身去扛那种火焰。
  
  用科技数值来形容中心火焰的恐怖的话……
  
  两千万度!
  
  足以焚烧世间一切事物。
  
  不知时光。
  
  渐渐的,李凤栖已经麻木,那层血肉不断被烧毁又重生。
  
  火焰温度是恒定的,它无法摧毁自己,但自己却可以通过努力战胜它,只要比现在更强就行。
  
  李凤栖看见了光明。
  
  十年孤独淬炼出来的心境越发坚毅。
  
  竭尽全力运转太虚经。
  
  当肉身、秘境适应了火焰温度,作为人类的优势便突显了出来,重生血肉越来越强横,火焰烧毁一层血肉需要的时间越来越久。
  
  一天,两天,还是三天,又或者更久,李凤栖不知道。
  
  当最后一次血肉重生时,火焰只能让他感觉到痛。
  
  不再焦糊。
  
  赢了!
  
  李凤栖大喜过望,他终于明白陈树的意图:让自己借助太阳的火焰淬炼,借这罕见的条件打造出玉璞境最强肉身。
  
  心念动处,便欲离开去巨轮汇合。
  
  不料……
  
  心间竟然再次响起陈树的声音,“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再去!”
  
  话落,李凤栖只觉浑身被一股无法看见的力量包裹,他仿佛进入了一片时光隧道。
  
  端的是圣贤手笔。
  
  眼前一花。
  
  眼前不再看得见火焰: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他已经和火焰混为一体。
  
  更看不见太阳外的巨轮。
  
  已经不在太阳的边缘,按照李凤栖掌握的知识,隐约猜到了他在何处:日冕层。
  
  太阳有六层。
  
  由外到内,分别是日冕、色球层、光球层、对流层、辐射层、核心。
  
  日冕层厚达几百万公里。
  
  最高的温度,可以达到一百万度,更在色球层和光球层之上!
  
  这其实很好理解。
  
  一朵火焰温度最高的地方,不在焰心和内焰。
  
  而是外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