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九十九章 妖圣的野心  从人类消失开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妖圣!
  
      哪怕是在愚钝的人也知道谁来了。
  
      九州妖族很多。
  
      花鸟树木都可成妖,但以卑微小草成妖,历经风雨最终鼎立在修行之巅跻身圣人的只有一个,妖族圣人三叶。
  
      他的本体便是三叶草。
  
      这位妖族圣人收敛了气息,那颗大若星辰的三叶草消散,其后一步踏出,来到巨轮之上,目光透过百万里,盯着太阳里从黑棺之中坐起来的人,轻佻的笑了声,“哟,妖皇。”
  
      妖皇?!
  
      妲己石化。
  
      玄清愕然。
  
      陈树唯有苦笑。
  
      谁也想不到,八荒天牢里被妖皇封印的大罪之人,竟然就是他自己。
  
      三叶负手而立,自信睥睨。
  
      头也不回的对众人说道:“很奇怪?为何八荒天牢里封印的会是妖皇本人,又有谁能够在妖皇的秘境内将妖皇本人封印。”
  
      陈树等人确实想不明白。
  
      三叶轻笑了一声,“还不明白么,在妖皇的秘境里能封印妖皇的,只有她自己。”
  
      众皆懵逼。
  
      连读了无数书的儒家圣贤陈树,都觉得匪夷所思。
  
      妖皇为何要封印自己?
  
      三叶继续道:“至于为什么,我也不知道,想来除了她自己,这个世间没有人知道,在自我封印之时,她的坐骑,以及随从赫卡忒等人,皆被她封印在这片星系里。”
  
      “但是”
  
      三叶的目光微微蹙起,寒意如织,“历经亿万年的封印,可媲美缘故圣人的妖皇,如今已是孱弱至极,哪怕是天道压制,我也能将之再次封印!”
  
      这是圣人的底气。
  
      何况同为妖族,三叶更有信心打破妖皇秘境的天道压制。
  
      妲己、玄清道人和陈树不敢贸然出手毕竟面对的是一位圣人。
  
      陈树想出手。
  
      不过他想知道更多的真相。
  
      问道:“这一切是你布的局?”
  
      三叶点头,“我之本体是一棵三叶草,天赋所限,能跻身圣人已是大道之巅,然而我等圣人,谁不想攀寻那圣人之上的大道,倒是巧了,数千年前,机缘之下遇见到九州游历的狱卒之王嫦娥。”
  
      “嫦娥身为狱卒之王,被困于广寒宫万年之久,其内心深处渴望自由,但她却不知道,根本没有所谓的狱卒,所谓狱卒,不过是妖皇封印赫卡忒等人时忽略掉的一些低微随从,经过漫长岁月的修行,有人逐渐成长为狱卒之王。”
  
      “他们的职责不是巡狩牢狱,而是护卫!”
  
      “所以趁着嫦娥在九州时,我悄然来到这片星域,以妖族神通在六道地狱、七丈光牢和八荒天牢之上布下术法,借以侵蚀妖皇留下的封印之力,这才有天选之事。”
  
      “剩下的事情,自然有狱卒出身的商皇和天枢上相来操作,他俩的一举一动,皆在我算计之中,只不过将黑棺的开启口诀送到商皇手上,要不漏痕迹,否则以商皇的才智,极有可能看破我这番谋划,着实花费了一番功夫。”
  
      陈树沉吟着问道:“你为何会有黑棺的开启口诀?”
  
      三叶冷笑一声,“远古地府的人可没死绝,不巧了,我成圣之前,恰好吞噬了一位地府之主的后裔,得到了铭刻在他神魂里的口诀。”
  
      玄清也问道:“就算你成功了,可如今妖皇脱困,你又要怎么做,是找到那件妖族至宝,还是有其他图谋?”
  
      三叶长叹一口气,“若得妖族至宝,自是极好”
  
      妲己脸有惊恐,颤声打断三叶的话,对陈树和玄清道人说道:“他以三叶草成妖,一路走向圣人之巅,依靠的便是本命神通吞噬!”
  
      吞噬所有,为己所用。
  
      三叶一旦能吞噬妖皇,那么他真有可能打破圣人的禁锢,成为下一个妖皇,媲美远古圣人那般的至高存在。
  
      陈树恍然大悟,“原来是北冥神功。”
  
      这不该是食人草么?
  
      难怪……
  
      三叶必须将妖皇从封印之中放出来,否则他无法吞噬。
  
      所有事情水落石出。
  
      这位读书人轻轻握着戒尺,“你利用了所有人,牺牲无数生命,只是为了你自己心中的大道,这一点我不赞同。”
  
      三叶哂笑,“能奈我何?”
  
      圣人之下的人打不赢你陈树,不代表圣人打不赢。
  
      可惜了。
  
      如果给你时间,将来还真的有可能成为儒家圣人。
  
      玄清按住就欲出手的陈树,转身问三叶:“就算你是妖族圣人,可你为何笃定有人能接近黑棺。”
  
      三叶点点头,“这是个问题,深究的话,要牵扯到李凤栖的身份。”
  
      玄清:“李凤栖什么身份?”
  
      三叶讽笑了一声,“在荧惑之巅,万妖之祖堤丰自以为看透了李凤栖的身份,真是笑掉大牙,赫卡忒也以为她看透了,亦是愚钝。”
  
      “在天选之前百年间,我便一直在那颗星辰之上,李凤栖小时候遭遇过一场大火,是我的手笔,我只是借那一场火来验证李凤栖的身份,顺便通过这一场戏,让他走入商皇和天枢上相的视线之中。”
  
      “他不是狱卒。”
  
      三叶思索了下,改口道:“或者说,他确实拥有狱卒后裔的血脉,但又不仅仅如此,应该和妖皇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沉吟半晌,道:“若我预料不差,李凤栖和当年妖皇自我封印的事情有着莫大的干联!”
  
      他也不知道李凤栖真正的身份。
  
      目光落向黑棺之前呆滞着的李凤栖身上,三叶轻笑道:“所以整个世间,能走到黑棺面前开启封印的人,只有他李凤栖一个人!”
  
      真相水落石出。
  
      妲己、陈树和玄清道人皆震惊莫名,谁能想到会是这样。
  
      三叶的野心之大,旷古烁今。
  
      问题是……
  
      现在他在这里,陈树、妲己和玄清三个人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谁能够阻止他?
  
      三叶摇头,“反抗没有意义。”
  
      杀机渐渐浮起,“陈树,你仅是狱卒后裔,区区卑微人类也想教化我等圣人?该死;妲己,你身为妖族,却一心为剑修圣人商皇做事,为此甚至抛弃了妖族身份,该死;至于玄清么,总不能让你活着回到九州告诉世人真相,当然也该死。”
  
      都得死。
  
      李凤栖也得死,不过三叶不打算杀他,而是直接将他吞噬。
  
      李凤栖的身份太过诡异。
  
      连他这位妖圣都看不透。
  
      若是能吞噬李凤栖,没准能从他的神魂之中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