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898章 你的影子里藏了什么?!  我有一座冒险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画家毫无疑问会成为鬼校新的推门人?你们对他还挺有信心。”
  
  所站位置不同,解决问题的方式自然也不同。
  
  林思思他们眼中,画家就是唯一的希望,是距离红衣之上最近的人,但陈歌不这么认为。
  
  不管是画家,还是常雯雨,他们都太偏激了。
  
  迄今为止还没有人知道门存在的真正意义,就连推门人自己都说不清楚,在这种情况下,根本没有必要强行去改变门后的世界。
  
  存在既有道理,陈歌的想法要更加单纯一些。
  
  “让开吧,学生们是无辜的,你们没有权利让他们付出自己的一切。”陈歌站在所有鬼校学生最前面:“是鬼校的那扇门将他们引入了门后,不是他们主动推开的门,有求于人的是鬼校那扇门,不是这些孩子们。”
  
  陈歌的每句话都能引起那些孩子的共鸣:“我们没有人想要和画家对抗,只是想要活着而已。”
  
  跟随在陈歌身后的学生们在看到林思思和蒙眼人时,心里都开始产生不安,被学校意志裹胁已经成为常态,而画家和画家的手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鬼校意志的代表。
  
  跟他们作对,就预示着被鬼校意志放弃,在危机四伏的门后世界里,失去鬼校意志庇护几乎等同于死亡。
  
  他们之前没得选择,所以就算有时候鬼校意志违背了自己的想法,他们也只能顺从。
  
  但是在这一天,陈歌来了。
  
  他身边聚集着数位红衣,危难之中救助被困的学生,敢和画家的手下叫板,不畏惧代表管理者的老师,做的每件事都是真正在为学生考虑。
  
  这样的人为什么不追随?
  
  这样的人又有什么理由拒绝他?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画家的手下堵住了生路,他们的举动彻底引爆了学生们挤压在心底的怨气。
  
  要知道,鬼校学生里并非所有意志都是鬼怪,还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被“门”诱拐的执念,他们的魂被勾进了门内,身体还在医院里躺着,像植物人那样。
  
  在陈歌进入鬼校之前去寻找常孤的时候,曾见过很多学生家长在围堵常孤,那些家长的孩子们就是执念被引到了门后的学生。
  
  放走少部分执念对鬼校不会产生任何影响,可要是把所有学生的执念全部放走,鬼校的基石就被动摇。
  
  画家和鬼校意志都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他们才必须要拦住陈歌的路。
  
  “陈歌,我真的不想和你动手,你赢不了的。”林思思缓缓低头,仿佛是不经意的说出了一句话:“你不知道画家的可怕……”
  
  “林!”不等林思思说完,蒙眼人就厉声呵斥,他扭过头,扯掉了蒙眼的黑布:“不要忘记是谁将你从深水之中捞出,又是谁用画帮你保留了仅剩的美好记忆。”
  
  听到蒙眼人的话,林思思神色慢慢变得冰冷,他似乎是将自己的情感给封印了。
  
  “陈歌,我和林都不讨厌你,画家也非常看重你,甚至想要你加入我们,我们不应该相互厮杀,带领所有学生回教学楼吧,画家回原谅你所做的那些错事。”
  
  “原谅我?”陈歌向后退了几步,就在蒙眼人和林思思都以为他要让步的时候,陈歌又开口说道:“可我并不认为自己做过什么错事,所以他的原谅我不需要,该认真反省一下的是你们才对。”
  
  跟随陈歌的学生太多了,不断有人被血雾中的怪物拖走,再也没有回来。
  
  风暴中心的病号服,很担心陈歌被画家的手下说服,他驱使大量鬼怪围攻跟随陈歌的学生。
  
  每拖一秒,就有大量学生消失。
  
  “你会后悔的。”蒙眼男人丢掉了手中的黑布,他一直紧闭的眼睛慢慢睁开,左眼当中是一片血海,右眼里只能看见人和鬼怪,看不见任何景物,似乎他的眼中除了血液,活人和执念外,再无其他东西。
  
  “我已经看到了你死时的样子。”
  
  画家和操控血雾的男人在如何处理陈歌这个问题上,达成了一致。
  
  血雾中的怪物和蒙眼男人同时对陈歌的队伍下手,区别仅仅在于,蒙眼男与林思思只对红衣下手,血雾中的怪物则是无差别攻击。
  
  “住手!”老校长高声呼喊,他亲眼看到有学生在自己面前被拖进血雾,一道执念就此消散。
  
  太残酷了,死在门后,留不下任何东西,相当于被世界抹除。
  
  画家,常雯雨和操控血雾男人之间的战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状态。
  
  事关生死,他们的手下也不敢有丝毫大意,拼尽一切去完成主人的命令,哪怕多增添一份胜算也是值得的。
  
  没有任何试探,战斗一开始就是最血腥的厮杀。
  
  蒙眼男人和林思思的实力之强超出了陈歌猜测,能成为画家的左膀右臂果然非同凡响。
  
  他们两个都可以调动鬼校意志,还都拥有极为恐怖的特殊能力。
  
  蒙眼男人似乎能看到活人临死前的样子,并且可以重现死亡的过程,让自己化身为恐惧和痛苦。
  
  林思思的能力则更加特殊,他的身体可以变成一团灰雾,没有人能看穿灰雾里有什么,凡是被灰雾拖走的鬼怪,不管是厉鬼还是红衣,再出来时已经满身是伤,丧失了战斗能力。
  
  陈歌感觉那些被拖拽进灰雾的人还能活着出来,完全是因为林思思没有杀意。
  
  林思思和蒙眼男人能力特殊,数量优势在他们面前完全无法体现出来,情况有些不妙。
  
  擒贼先擒王的道理谁都明白,陈歌的队伍里有一个致命的漏洞,那就是陈歌自己,他只是一个活人,如果不是有红衣寸步不离的保护,他甚至无法在狂乱的血雾当中存活。
  
  蒙眼男人和林思思都在尝试着接近陈歌,一个又一个半身红衣在陈歌面前倒下,然后就轮到了红衣。
  
  跟在陈歌身边的红衣身上大多有伤,最关键的是除了许音,没有哪位红衣会拼着自己魂飞魄散去保护陈歌。
  
  敌人有两个,但许音只有一个。
  
  强敌来袭,身边的朋友一个接着一个倒下,远处血红色城市里还不断有血色大浪涌出,局势越来越糟糕。
  
  头顶三位顶级厉鬼的争斗还未分出胜负,他们也已经到了极限,最后的赢家将要通吃一切。
  
  韩松和樱红四处救火,保护所有跟随陈歌的鬼校学生,让他们免于被血雾中的怪物屠杀,剩下的红衣则全部聚在陈歌附近,阻拦蒙眼男人和林思思。
  
  “不见棺材不落泪。”林思思化为灰雾,谁也拦不住他,所以众人开始围攻蒙眼男人,他感受到了压力,朝井口看了一眼。
  
  爬在水井口的怪物发出嘎嘎的笑声,四肢撑住井壁,将头探入枯井当中。
  
  在大家疑惑他想要做什么时,枯井当中传出了水流的声音,那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如同大浪拍击着礁石。
  
  四肢着地的怪物再次将头伸出的时候,所有看到他的人都皱起了眉头。
  
  这个怪物的脑袋和身体颠倒了过来,他怪笑着朝陈歌冲去,在他的离开后,枯井里冒出了一个个人头,就像是黑色的水泡。
  
  “那是什么?”
  
  古怪的笑声连成了一片,无数头朝下颠倒的怪物爬出枯井。
  
  “那口井里埋藏着画家最大的秘密,那是一个扭曲颠倒的世界,这些家伙就是画家心里人的样子。”林思思说完这句话后,直奔许音而去,他看出陈歌对许音的看重。
  
  灰雾笼罩,将许音吞没。
  
  “许音!”
  
  陈歌眼睁睁看着许音消失在灰雾当中,那种感觉就像是完整的一个人突然空缺了一块。
  
  水井里涌出的怪物冲击着陈歌的队伍,红衣几乎全部拖住,站在混乱的中心处,陈歌反倒是冷静了下来。
  
  现在局面已经失控,画家的后手非常多,那是个让人看不透的家伙。
  
  陈歌看向怀中的礼物盒,他伸手从礼物盒旁边的糖果袋子里取出了一颗糖。
  
  奶白色的糖果,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只是上面哭喊求饶的人脸有些影响胃口。
  
  在心里默念那个名字,陈歌将手中的糖果轻轻扔到了自己影子上。
  
  糖果掉落,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但是陈歌奇怪的举动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
  
  “你在干什么?”蒙眼男人面对数位红衣围攻,仍有余力观察陈歌,这个人是鬼校里除了画家和常雯雨外最可怕的厉鬼。
  
  陈歌没有回话,又拿出一枚糖果放在了自己影子上。
  
  这一次糖果竟然出现了变化,它在慢慢消融,就好像正在被陈歌影子当中的某个东西吸收。
  
  “你的影子里藏了什么?”蒙眼男人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他发出一声尖嚎,无数从枯井里跑出来的怪物疯狂涌向陈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