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899章 惊天骗局?  我有一座冒险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门后的红衣时刻在生死边缘徘徊,他们非常敏锐。
  
  画家的三位手下虽然一直在和鬼校其他红衣交手,但是他们的注意力却有大部分集中在陈歌的身上。
  
  包括画家在内,所有人都很好奇,陈歌一个活人是如何让这么多红衣听从自己命令的?
  
  他是怎么做到的?有什么依仗?
  
  未知的东西永远是最可怕的,画家和他的手下没有对陈歌动手正是出于这个原因,他们不知道陈歌的底牌,眼看着陈歌一步步壮大,身边聚集的红衣越来越多。
  
  “你能够驱使其他红衣的原因就在影子里?”蒙眼男人想要从陈歌的面部表情变化上,看出一些东西。
  
  可让他失望的是,陈歌除了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外,并没有任何异常的反应,那张脸平静的吓人。
  
  一枚枚糖果落在影子上,如同冰雪般缓慢消融。
  
  不仅蒙眼男人,周围的所有红衣厉鬼都感受到陈歌的影子里有一股微弱的气息。
  
  这气息正在慢慢变得强烈,就仿佛什么东西正从睡梦中苏醒,只不过这个苏醒的过程十分漫长。
  
  “我记得白老师曾经说过,他的影子里藏着一位特殊的存在。”身受重伤,躲在后方的周图好像自言自语般说道。
  
  “是的,我也听白老师说过。”另一位被陈歌从东西校区带出来的学生王一城小声附和:“没有离开西校区的时候,我们就感受到了,但是离开了西校区后反而感知的没有那么清楚了。”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两人的对话正好被周围的人听到,蒙眼男人也听的清清楚楚。
  
  “你的最后一张底牌就藏在影子里?!”
  
  蒙眼男人已经确信,陈歌之所以敢以活人之躯进入鬼校,就是因为他影子里有某种东西在保护他,甚至可以更进一步的推测,陈歌只是个傀儡,他影子当中的那个东西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鬼校里没人知道陈歌的影子里具体藏着什么,蒙眼男人和林思思都产生了不好的感觉。
  
  巧的是,就在这时候,教学楼走廊尽头,数位老师跑了过来,领头的正是雷主任。
  
  围在陈歌身边的红衣看到雷主任他们过来,一开始还很开心,毕竟双方之前打过交道,不能算敌人。
  
  可紧接着雷主任的一句话,就打碎了陈歌身边那些红衣的幻想。
  
  “他的影子里藏着一位顶级红衣!不输于画家和常雯雨,并且和这所学校有很深的羁绊!必须要阻止他!”雷主任和大部分鬼校老师都和画家是一伙的,画家构筑天堂,他们帮助画家管理天堂之外的地狱。
  
  “顶级红衣?”
  
  简简单单四个字却仿佛带有一种神奇的魔力,震慑所有人的心神,就连头顶厮杀到最关键时刻的三位顶级红衣也短暂停手。
  
  “能藏到现在,陈歌!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后背和门融为一体,满身都是伤痕和裂口的常雯雨疯了一般狂笑,猩红的独眼里满是嘲弄:“就算杀掉了我,你们也注定得不到这扇门!那个曾经毁掉了这扇门的红衣回来了,那个连‘门’都畏惧的鬼回来了!”
  
  局势似乎在瞬间发生了改变,常雯雨癫狂嘶吼,画家面目阴沉,夹在中间操控血雾的病号服一脸茫然和纠结。
  
  “阻止他,必须要阻止他!”
  
  第四位顶级红衣一旦出现,平衡将被打破,鬼校之中除了陈歌追随者外,其他的所有厉鬼和怪物全部开始围攻陈歌。
  
  它们不去击杀跟在陈歌身边的厉鬼,就把目标放在了陈歌一个人身上,它们想要在陈歌唤出影子里的厉鬼之前杀掉他。
  
  “拦住它们!”
  
  本来跟随陈歌的红衣和学生们还有些许动摇,但是当他们从常雯雨口中听到陈歌身上有一位顶级红衣时,瞬间又对陈歌产生了信心。
  
  同样是顶级红衣,常雯雨不会撒谎,他们觉得自己押对了宝,开始豁出一切保护陈歌,为他争取时间。
  
  血潮汹涌,站在中心的陈歌,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只是不断将袋子里的糖果扔入影子。
  
  他的影子就好像一片深潭,没人知道下面藏着什么,只能隐约看到一片阴影。
  
  一个又一个糖果消失不见,陈歌身边的厮杀也到了最惨烈的时候。
  
  林思思的灰雾中出现了大量血块,还能听见许音歇斯底里的声音。
  
  围攻蒙眼男人的红衣身上各个带伤,他们越来越接近自己生前死亡时的模样,蒙眼男人的能力在他们身上产生了效果,但是没有人在意,所有人拼着魂飞魄散的风险也要为陈歌争取到时间。
  
  暮阳中学枯井中跑出的颠倒畸形和血雾中的怪物同时涌向陈歌,通灵鬼校的学生在这一刻自发护在陈歌身上,他用自己的行动赢得了那些学生的认可。
  
  “画家,你没有想到吧?我的最后一张牌根本不在我的身上。”常雯雨不断刺激着画家,她也是在拖延时间,通灵鬼校的门已经快要被三头恶鬼图案吞吃完毕,门上的裂缝也扩大到了很难复原的地步。
  
  画家没有被常雯雨影响,但是能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一丝犹豫,他盯着陈歌身后的影子,被血丝包裹的最后一张“画布”,悄无声息出现在他的手中。
  
  枯井和血雾里的怪物冲开了一条路,陈歌就在眼前,但是所有涌到陈歌身边的鬼怪都被鬼校学生挡开。
  
  人群里隐藏着低沉的喘息声,散发臭味的唾液顺着嘴角滴落,一双阴毒的眼睛盯着陈歌后背。
  
  四肢在地面上快速移动,那个垃圾中转站里的人形怪物好像靠近猎物的螳螂,借助周围畸形的掩护冲到了陈歌身边。
  
  他瞄准了陈歌的脖颈,张开了嘴巴。
  
  “嘭!”
  
  一颗女人的头颅撞在了畸形怪物的脸上。
  
  血液滴落,身穿红衣的无头女鬼半跪在陈歌身后,她浑身是伤,一条手臂被斩断,久久无法复原,另一只手托着自己的头颅。
  
  怪物蜂拥而至,无头女鬼的另一条手臂被扯断,苍白的手掉落在陈歌的影子上,她手腕处捆绑的黑发慢慢融入了陈歌的影子。
  
  那一瞬间,陈歌的影子似乎变得不同。
  
  在场的几位顶级红衣,好像都感觉到了什么,三“人”同时看向陈歌的身后。
  
  “她……醒了?”常雯雨脸上的笑容一顿,操控血雾的男人则产生了强烈的危机感。
  
  几人之中画家是最冷静的,他不再犹豫。
  
  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双瞳变得漆黑,看向陈歌的影子,沾着血的手指落在了最后一张画布上。
  
  “不好!”
  
  “陈歌!遮住你的影子!”
  
  人群之中不断传来惊呼,陈歌也下意识的移动身体,他抬头看去,画家正在画的正是他的影子!
  
  “画家的特殊能力?!”
  
  画家将自己的最后一次能力用在了陈歌的影子上,血雾弥漫的鬼校当中,忽然变得安静。
  
  胜负已分,画家能够画鬼,可以剥夺任何一个厉鬼的全部。
  
  这个能力有很大的限制,但具体限制是什么,只有画家自己知道。
  
  “完了……”
  
  血潮涌动,陈歌和画家成了整座鬼校的焦点。
  
  画家那张画布上,陈歌的影子慢慢变得清晰,影子的模样也在发生改变。
  
  “没有看到真人,只看到影子也能作画?”陈歌感觉自己身体当中的某些东西正在被剥离,有一个和自己命运交织的存在一点点消失。
  
  “作画只是我的能力之一,我的这双眼能够隐约看到命运的轮廓。我可以顺着命运的脉络,画出那个和你有关的东西。”
  
  画布上陈歌的影子不断发生变化,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画家吸引,陈歌也捂住了自己的心口。
  
  那种感觉无法言说,他能清楚感觉到自己将要失去什么。
  
  他想要嘶吼,想要大声喊出那个名字。
  
  陈歌身后的影子越来越淡,画家画布上的影子却越来越清晰。
  
  无法呼吸,在经过了漫长的几秒钟之后,画家画布上的影子改变了形状,变成了藏在陈歌影子里厉鬼的真正样子!
  
  画家的气息突然减弱,所有人都看向他手中的画布!
  
  人皮做成的画布上,画着一个瘦弱胆小的男孩,他身上残留着许多被钉子钉穿的伤口。
  
  在画布上人影停止改变的时候,陈歌背后的影子被割裂,一道矮小黑影怯生生的站在陈歌旁边。
  
  他怀抱着香甜的糖果,嘴里还在大口咀嚼,过了几秒钟才发现不对劲。
  
  怀里的糖果滚落在地,矮小黑影忘记了咀嚼,他呆呆的和画家对视了一眼,看到了画家画布上的自己。
  
  身体如黑烟般消散,矮小黑影就仿佛从未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一样。
  
  “替死鬼?”画家无意识说出着几个字的时候,三位顶级红衣和陈歌周围数不清的红衣都愣住了。
  
  那个躲藏在陈歌影子里,被无数人忌惮的厉鬼,竟然只是一个连半身红衣都算不上的替死鬼!
  
  “我们被骗了?”
  
  常雯雨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三位顶级红衣的脸全都黑了下来,此时此刻没有人发现,陈歌碎裂的影子并没有消失,而是像周围扩散,如同一片黑色的汪洋。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