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125章 穷凶极恶,气焰极其嚣张 4000  我有一座冒险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从新海来的那位男游客低垂着头,他的手掌偷偷朝四周摆动,似乎是在让掌心伤口当中的眼球观看周围的场景。
  
  蕴含诅咒的黑雾四处飘散,满是仇恨和杀意的血雨顺着天花板滴落,到处都是哭喊求饶想要逃离的鬼脸,这里完全是一副末日地狱的景象。
  
  “如果真像你们猜测的那样,所有鬼怪是自愿留在鬼屋里,那些黑雾里的冤魂又为何会哭着喊着要逃离?”
  
  “我猜测这鬼屋在利用红衣奴役执念和厉鬼,他拿部分游客的灵魂做筹码和红衣交易,让红衣蚕食那些游客的七情六欲,稳住红衣后,再让红衣通过暴力压服那些小鬼。这卑劣的手段,还不如我们。”
  
  男人掌心伤口里的眼珠转动了几下,那个眼睛好像已经看到了自己想要看到的场景,悄无声息的躲进了男人血肉深处,随后伤口慢慢闭合,只留下了一条渗着血的细线。
  
  “为什么医生会觉得有人能够感化红衣?那些完全以负面情绪为食,由怨恨、痛苦和绝望构成的怪物怎么可能被感化?它们最憎恶的就是一切美好的东西,它们最喜欢做的就是毁掉一切美好的东西。”
  
  抬起头,男人眼底带着一丝兴奋,他看着混乱的冥胎场景,薄薄的嘴唇勾勒出一个弧度。
  
  “这才是鬼蜮该有的样子,那个曾经的男孩恐怕已经乐在其中,尽情享受着人性中的恶了。”
  
  男人抓着自己女朋友的手,好像牵着一个没有感情的人偶,他站在队伍最后面,用一种非常同情的目光看着那些还在坚持的游客。
  
  “四十块钱的门票确实不算贵,但这鬼屋真正要的不是钱,是游客的命。他们出去的时候,或许身上就依附了其他东西,然后他们会死于某种‘意外’,没有人会把他们的不幸和参观鬼屋联系起来,更不会有人去报案。这些都是医院曾经做过的事情,呵呵,屠龙者终究变成了龙。”
  
  新海来的男游客好像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他开始准备离开,这个地方让他很不舒服,他必须要在暴露之前,偷偷溜走。
  
  “我深入虎穴打听到了如此重要的信息,医生应该会继续为我提供药吧。”男人这时候想的也只有自己,他根本没有要去提醒其他游客的意思。
  
  这对情侣和大部队之间的距离慢慢拉远,趁着马峰他们注意力全部放在小孙身上时,两人直接转身离开。
  
  黑雾愈发浓郁,男人的目光扫过墙壁上若隐若现的人脸,仿佛看到了以前的自己。
  
  但他眼中没有丝毫同情,反而带着浓浓的厌恶。
  
  加快脚步,当那对情侣走出白色孤儿院来到鬼街的时候,他们慢慢发现有些不对劲。
  
  黑雾中惨叫的人脸消失了,四周非常安静,似乎有什么比鬼还要恐怖的东西潜伏在大雾里,让那些痛苦的被诅咒人脸都不敢在大声哭泣。
  
  “我暴露了?”男人将自己女朋友拽在身前,他用指甲划开掌心的伤口,似乎是想要和那枚眼球沟通。
  
  可还没等他唤醒那枚眼珠,黑雾当中就出现了一道身影。
  
  他穿着沾染血迹、破破烂烂的制服,脸上化着很淡的妆,那妆容让他看起来显得更加俊美,只是看的久了会觉得那张脸和死人一样。
  
  男人产生了很不好的预感,他将自己的一只手背在身后,调整表情,让自己看起来和普通游客没什么区别。
  
  “老婆,小心点。”他假模假样的护着自己女朋友,实际上是把那个女人当成了人肉盾牌,在他的手臂上正有一截截断裂的黑色丝线像虫子一样爬进女人身体。
  
  黑雾中的人终于走到了他们面前,看清楚那张脸的时候,男人稍微有些慌张,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安,他主动开口:“你这个当老板的怎么亲自上阵了?难道你们这么出名的鬼屋还缺人手吗?”
  
  “员工不缺,但‘人手’确实挺少的。”陈歌站在那对情侣面前,女人的表情已经不再呆滞,她有些害怕的抱着男人的手臂:“看来你们已经和好了,在鬼屋里能够体验到外面没有的恐惧,面对危险,最能检验出一个人是否值得依靠。所以,爱他就带他来鬼屋玩吧。”
  
  陈歌面带笑容,露出了洁白的牙齿,他翻开手里的漫画册,很是随意的从那对情侣身边走过。
  
  男人的心跳在不断加快,直到陈歌和他擦肩而过。
  
  一颗心落回了肚子,他目光重新变得阴沉,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害怕陈歌,他不敢当面表达,只是在心底默默咒骂着陈歌。
  
  迈开脚步,就在他准备继续往前走的时候,他的掌心突然开始淌血!
  
  藏在伤口当中的眼珠疯狂转动,似乎是在催促他赶快离开。
  
  男人还没察觉出异常,刚从他身边走过的陈歌忽然停下了脚步,面带微笑的盯着他。
  
  “面对危险最能检验出一个人是否值得依靠,今天,你面对危险了吗?”
  
  病态的语气,可怕的笑容,陈歌刚说完这句话,一位位厉鬼和红衣就从黑雾中走出。
  
  那男的这时候才反应过来,陈歌所有的厉鬼都藏在漫画册里,他刚才从自己身边走过,走一路“撒”一路,将数个厉鬼和红衣放在了自己四周。
  
  男人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陈歌身上,直到现在才反应过来。
  
  这个家伙太恶毒了!
  
  男人低头看向自己手掌,他露出了求救的眼神,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刚看向手掌,掌心的那枚眼珠竟然自己爆开了。
  
  血液顺着伤口滑落,男人傻愣在原地片刻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抛弃了。
  
  医院已经得到了想要的信息,它为了不暴露自己更多的秘密,主动碎裂了眼珠,斩断了线索。
  
  这份狠辣果决让人惊叹,一切可能是早就计划好的。
  
  眼珠碎裂,男人失去了依靠,现在后路被斩断,他额头不断渗出冷汗。
  
  “怎么办?”
  
  被数位红衣和厉鬼包围,这种待遇让他有些“享受”不起。
  
  眼珠放弃了男人,他现在只能自救。
  
  硬拼肯定是自寻死路,他知道陈歌被一位凶神庇护。
  
  现在唯一活下去的机会就是利用游客的身份,他进入鬼屋的时候很多人都看到了,监控也拍到了,同行的游客也都知道自己的存在。
  
  如果自己直接消失不见,游客们肯定会发现,他现在只能赌陈歌不敢在鬼屋里毁尸灭迹。
  
  他将一部分意识依附在诅咒当中,隐藏在脑袋深处,这样就算陈歌让其他厉鬼占据自己的身体,他也还有一丝翻盘的希望。
  
  这些东西都是被诅咒医院教给他的,不到最后关头他绝对不会随便使用。
  
  “陈老板,你这是干什么?突然叫来这么多员工来针对我和我女朋友?”男人从口袋里摸出自己的手机,打开了录像功能,对着身边的人和厉鬼拍摄:“你们可不要太过分了!”
  
  男人现在是游客进来参观,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是如何暴露的,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扮演游客。
  
  他希望陈歌只是怀疑他,并没有掌握什么实质性的证据。
  
  如果仅仅只是怀疑的话,任何一个正常的鬼屋老板应该都不会凶残到直接杀人灭口吧?
  
  看到男人举着手机拍摄,陈歌笑的更开心了,他没想到被诅咒医院的人还会这一招。
  
  “如果我动了你,你是不是还准备碰瓷?”陈歌让童童进入男人的手机,确定对方不是在联网直播后,他表情更加的放松了。
  
  “我希望这只是个误会,你们让开吧,我不参观了。”男人举着手机的胳膊都在发抖,他竭力想要控制住自己,但一下子面对这么多厉鬼和红衣,他根本控制不住。
  
  “买了我的票,你说不参观就不参观?是不是觉得我的鬼屋不够吓人?”陈歌使用阴瞳,上下扫视那对情侣,想要从他们身上找到更多和被诅咒医院有关的东西。
  
  男人一时语塞,缓了好久才说道:“就是因为太吓人,所以我才不参观了。”
  
  “鬼也会觉得鬼屋吓人吗?”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男人语气变得急促,他发现那些红衣和厉鬼正在慢慢逼近,将他和他女朋友困在了中间:“你们再不让开!我可就……报警了!”
  
  “报啊,现在就打。”陈歌想要搞极限施压,看看被诅咒医院的手段,结果对方不是拿出手机拍摄,就是报警,这让陈歌挺无语的。
  
  一个残忍、变态、不知道害过多少人的鬼,装什么受害者?
  
  冷汗顺着男人额头滑落,他双眼之中满是血丝,牙关紧咬,最终他手指快速在手机屏幕上滑动,拨打了报警电话。
  
  “你还真打啊?”
  
  忙音只响了两下,电话就被接通,男人不等电话那边的人开口,就大声喊道:“快来含江西郊新世纪乐园鬼屋!鬼屋老板强买强卖!在鬼屋内部威胁讹诈游客!这伙人穷凶极恶,根本不把警方放在眼里,气焰极度嚣张!我叫查文!你们一定要记住我叫查文!”
  
  男人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说出了案发地点和作案对象,他还反复强调自己的名字,可能是希望陈歌因此有所顾忌。
  
  这下不止陈歌,连周围的红衣和厉鬼表情都变得古怪,他们全部盯着那个叫做查文的男人。
  
  “我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过来!你们现在放我出去,这事就算了,要是你们执迷不悟,等会有你们好看!”男人举着手机,还不忘记将女朋友护在身后,毕竟作戏要做全套。
  
  “你确定自己拨打的号码没错吗?”陈歌的声音幽幽传出男人耳中。
  
  “就三个数字我还能记错?”男人正要反驳,慢慢察觉不对,手机那边一直没有人回应:“喂?喂!喂?!”
  
  男人大声叫喊,几秒钟之后,话筒里传来了一个孩子稚嫩的声音:“对不起,你拨打的用户忙,请稍后再拨,骚瑞……”
  
  听到小孩的声音,男人猛地意识到了什么,甩手将手机扔了出去。
  
  那手机掉落在地,还不断出发出孩子稚嫩的声音。
  
  “看来你只是一个被牺牲的棋子,没有太大的价值。”陈歌挥了挥手,让身边的红衣一起动手控制住查文和他女朋友,然后把张忆送入了他们的身体。
  
  有张忆在,很多原本需要花费大力气才能解决的事情,现在变得非常容易了。
  
  几分钟后,张忆从男人头颅中钻出,他带给了陈歌一些很重要的信息。
  
  这对从新海来的情侣,男的叫做查文,女的叫做华美美,他俩都是普通人,本身没有任何问题。
  
  只不过因为某些原因,查文被那所医院的101号病人附了身。
  
  而101病人又是在他的主治医生指示下去做的这些事情,张忆翻看了101号病人的记忆,发现这位病人对医院非常了解。
  
  他在那所医院呆了将近二十年,为了不魂飞魄散,他可以说无所不用其极。
  
  这位病人知道很多隐秘,还懂得以此来做交易,很多病人和医生都跟他有联系。
  
  101号病人对陈歌来说是一座宝库,但可惜的是101号病人的记忆被动了手脚。
  
  在他掌心的那枚眼珠爆开的时候,101号病人的记忆就开始飞速消失,他自己甚至都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被诅咒的医院应该在101号病人来鬼屋之前,就做好了放弃他的准备,所以才会有种种布置。
  
  不过仅仅只是一些残留的记忆片段,就已经对陈歌产生了很大的帮助。
  
  那所医院比所有人想象的都还要恐怖,101号病人二十年前住院时医院就已经存在了很久。
  
  没人知道那所医院是何时成立的,也不知道它最开始的样子是什么。
  
  时间过去了太久,101号病人也只记得,那个时候院长想要打造出一个没有痛苦和绝望的地方。
  
  他把医生和病人当做家人来看待,但是从某一刻起,院长变了。
  
  他将自己几个孩子的脸撕下,给他们取名叫不笑。
  
  他还将其他的家人关到了门后,将所有违逆他想法的人做成了“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