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132章 姜还是老的辣 5200  我有一座冒险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秦广双手捧着布娃娃的头守在房间门口,好像吉祥物一样。
  左寒给他安排的任务就是让他守着门口,因为他手中的布娃娃头颅能够驱散黑雾,让厉鬼躲避。
  这个理由说服了秦广,刚才在黑雾中他也发现布娃娃头颅确实有这个功效,现在就是别人让他交出布娃娃头颅,他估计都不会愿意。
  “你就守在外面,不要乱动,看到有鬼怪过来再提醒我们。”左寒和含江法医学院的其他人在房间内搜索,他让秦广守在门外的真正用意是想要让秦广去转移鬼怪的注意力,就算真有厉鬼过来,它们的主要目标应该也是放在秦广身上。
  “好。”秦广刚回答完,他就又听见了奇怪的声响,那声音是从楼下传来的。
  缓缓转头,秦广盯着楼道口。
  破旧的墙壁上张贴着白色的福字,地面上洒落着纸钱,一碗碗白饭摆在门口,这座楼看起来就像是一座大坟,埋葬着一整栋的死人。
  “没事的,没事的,我只是在玩鬼屋而已,真的灵异场景我都去过,还会怕这些假的东西吗?”秦广拼命安慰自己,但害怕这种情绪一旦出现,就像是疯长的毒草一样,越是安慰自己,脑子里就越会去想。
  秦广的视线控制不住的扫向楼道口,因为长时间没有人通过,楼道拐角的声控灯自己熄灭了,整条楼道陷入了黑暗当中。
  “嘶……还有点吓人……”
  吸了口冷气,秦广往后缩了缩身体,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很不好的感觉,就好像生物的本能在催促他赶紧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你们还要多久?”秦广回头询问左寒,左寒的声音从卧室里传出。
  “快了。”
  得到回复,秦广稍微安心了一些,他现在的状态就跟不敢一个人睡觉的小孩一样,隔一段时间就要和大人说一句,看看大人有没有离开。
  一颗心刚落回肚子,淡淡的冷光忽然照到了他的脸上,楼梯拐角的声控灯莫名其妙亮了起来。
  “楼道里没有人经过啊?我也没听到什么声音!”他死死盯着楼梯拐角,没有发现墙壁的缝隙开始往外渗出的血迹,只是看到黑雾正慢慢在楼道里飘散。
  “大雾进入楼道了?”他心跳开始加快,雾气中隐隐约约好像有人在走动。
  聚精会神,秦广死盯着楼道拐角,就在他眨眼的一瞬间,拐角墙壁处猛地伸出了一张小孩的脸!
  “我去!”
  抱着布娃娃的头,秦广慌忙后退,身体撞到了房门。
  “怎么了?”左寒和鹤山听见响动赶紧跑了出来。
  “拐角那里有个小孩!他好像一直跟着我们!”秦广死死攥着布娃娃的脑袋,双眼盯着楼道口。
  鹤山壮着胆子来到楼梯口,那里并没有小孩:“你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他没有撒谎,刚才确实有人在楼道里。”左寒指了一下声控灯:“楼道里的灯是亮的,有人来过。我们必须要加快速度,陈老板已经不准备再给我们时间了。”
  整个场景的鬼怪全部狂暴有多恐怖,左寒亲身经历过,那是他这辈子都不愿意再回想起来的记忆。
  “去下一个房间,快!”左寒明显加快了进度,秦广也不敢一个人在外面看门,他们四个一起进入屋内,翻找各种线索。
  “时间有些来不及了。”左寒额头冒汗,眼底隐藏着不安,旁边的王老师还是第一次在左寒身上看到这样的情绪。
  通关几乎是不可能的,左寒已经开始思考自己的后路,四人团队里,此时只有鹤山和秦广还在努力搜寻线索。
  “我发现了很奇怪的一件事,这栋楼里凡是家里有小孩的住户,必定会遭遇不幸。”鹤山在窗台上找到了一张全家福,大人的脸保留了下来,但是小孩的脸却被挖去:“这楼内似乎住着一个极度渴望拥有家庭和爱的鬼,他很嫉妒那些美满幸福的家庭,越是幸福的家庭,最后的下场就会越惨。”
  “你说的有些片面了,我倒觉得这个鬼很单纯,就算他代表着恶,也是一种混混沌沌的恶。”左寒盯着鹤山手里的照片:“就好像有些孩子喜欢撕去蜻蜓的翅膀,偷走小狗小猫然后将其摔伤,他们的行为固然可恨,但这恰好说明他们没有被正确的引导。”
  左寒将那张全家福的放在原位:“你们还记得九鸿小区二号楼吗?就是我们刚才探索的那个私人精神病院。”
  “学长,你突然说那个地方干什么?这两栋楼内部风格完全不同,二号楼更接近病院,一号楼就是很普通的住宅区。”鹤山有些不明白。
  “你仔细想想我刚才说的话,楼里的鬼是个没有建立起自我认知的怪物,如果他遇到了正确的人,说不定他会忏悔,变成一个好鬼。但让人感到绝望的是,我们参观的上一个分场景是病院,他不仅没有得到好的救治,还被引导向了更加漆黑的深渊当中。”左寒理清楚了两栋建筑之间的关系:“根据我的猜测,这隐藏场景的每栋楼里应该都隐藏有布娃娃身体的一部分,我们想要找齐布娃娃残躯,就要体验布娃娃的全部经历,看着他如何一点点步入深渊,成为他自己最厌恶的样子。”
  “我们才找到了一个头,也就说我们还要最少去四栋建筑才行吗?”秦广直接绝望了。
  “鬼屋不可能发布无法完成的任务,所以我好好思考了一下,这次的任务其实并不是找齐布娃娃身体并将其带出,而是体验布娃娃的经历,并想办法将其感化,帮他建立起正确的自我认知。至少要让他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几个。”左寒非常肯定的说道。
  “这么正能量的吗?”秦广有些不能接受,当然这也不能怪他,毕竟恐怖屋给人的第一印象极为惊悚,仿佛要把胆汁都给吓出来,谁能想到它如此“狰狞的外表”下,隐藏着如此温柔的内核。
  “布娃娃的身体可以驱散黑雾,鬼屋老板让我们寻找布娃娃残躯,一来是为了强迫我们体验那个鬼的人生,二来布娃娃残躯本身就是一种对我们的保护,方便我们完成任务。这鬼屋老板非常厉害,他安排的每一项任务都是有深意的。”
  听到左寒这么一说,秦广抱着布娃娃头颅的手更加用力了,他并不知道左寒真话中掺杂着假话。
  左寒透露出的信息只是为了让秦广更加听话,更加主动的去完成左寒要求的事情。
  现在幸存的游客数量已经非常少了,所以左寒才开始重视起秦广,要是换个时间,他连和秦广说话的想法都不会产生,因为他们完全是两种不同的人。
  左寒寻找线索的态度明显没有之前积极了,王老师的注意力则更多放在观察左寒上,四人小队里只有鹤山和秦广在卖力寻找鬼屋里残留的线索。
  进入卧室,抱着布娃娃头颅的秦广靠近床铺,他发现床单上铺着一层黑黑的类似药膏的东西:“这是什么?”
  他掀开蚊帐朝里面看了一眼,那些黑色杂质中间正好空出了一个活人的形状,空白处隐约还能看到一些小字。
  秦广穿着鞋子踩在床上,他蹲到空白处,拿出手机,将光亮对准床单。
  “它今天又来了,依旧站在门口,我不知道它在干什么,它似乎是想要进来。”
  “它像我死去的孩子,至少背影看起来很像。”
  “我的家人也看到了它,不是幻觉,它真的存在。”
  “它到底是谁家的孩子?怎么一到深夜就会在楼道里出现?”
  光看床单上的文字,秦广就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这楼里有一个鬼孩子!”
  继续往下看,秦广感觉一股凉气在胸腔里翻腾,就好像寒冬腊月吞进了一大口冰渣。
  他正看的入神,床单上因为手机光亮而出现的影子突然晃动了一下。
  秦广回头看了一眼,距离他最近的鹤山正站在卧室门口,并没有进来。
  “不是那个医学生,我蹲在这里也没有乱动,难道是错觉吗?”秦广不敢在卧室继续停留,他站起身,额头碰到了蚊帐,酥酥痒痒的。
  伸手挠了挠头,秦广下意识扬起脖子看了一眼,就在此时此刻,他头顶的蚊帐上趴着一张张脸!
  苍白的脸部轮廓印在蚊帐外面,明显的脸部五官向内凹陷,那所有的脸都在盯着他!而且已经不知道盯着他看了多久了!
  “啊!”
  秦广摔倒在床上,那些不知道是什么黑色污迹上浮现出了一个个脚印,似乎是外面的鬼跑进了蚊帐当中。
  “救命!救命!”
  抱着布娃娃的头颅,秦广像只发疯的公牛,直接从床上滚落。
  他身体被蚊帐罩住,拽掉了固定在屋顶的蚊帐,乱叫着冲向卧室门口。
  鹤山被秦广突然的叫声吓了一跳,等他缓过神的时候,就看见秦广疯了一样直接撞向了他。
  两人摔倒在地,被包裹在蚊帐当中的秦广满地打滚,似乎是还没有从恐惧中走出。
  “小点声!”左寒不知道秦广看到了什么,但他从秦广此时夸张的反应看出,冥胎场景的最终阶段要开始了!
  秦广因为拿着任务物品,所以第一个被“攻击”。
  左寒给王老师比划了一个手势,两人合力将秦广从蚊帐中弄出。
  “有鬼!我看到鬼了!就在蚊帐里面!”秦广大声叫喊,他脸色苍白,嘴唇被吓的发紫:“我有过灵异经历,这次感觉好像比上次还要强烈,我没有骗你们!这地方好像真的闹鬼!”
  “鬼存不存在我不能确定,但我知道在多数时候,鬼通常是受害者给予自己的一种心理暗示。你现在需要做的是深呼吸,然后跟我们站在一起。”王老师的声音平稳有力,他的话让秦广慢慢冷静了下来。
  “布娃娃的残肢不在这个房间里,准备离开吧。”和王老师比起来,左寒就显得冷酷很多,他第一个走出房间,来到了外面的走廊上。
  黑雾已经笼罩了长廊,墙壁上多出了很多小孩的血手印,更需要注意的是那些血手印上的血都还没有凝固,似乎那些孩子刚刚还在外面爬动。
  “同样的场景,但给我的感觉和之前进来时完全不一样了。”王老师双眉拧在一起:“老实说,我去过的那些案发现场都没有这里可怕。”
  “更可怕的还在后面。”左寒将秦广拽到了身前:“我们现在是在隐藏场景当中,也就是说这是整场体验的最后一个场景,逃出去的路应该就在这个场景最深处。如果我们因为种种意外分开了,那就朝场景最深处跑,明白吗?”
  “明白。”秦广感觉左寒这人真仗义,所有情报都跟他分享,没有刻意隐藏。
  “你拿着布娃娃的头颅,尤其要注意,我们能否逃离的关键就在你身上。”左寒还想交代秦广几句,但楼道里忽然再次出现异变,黑雾愈发浓郁,这栋建筑里传来了高跟鞋踩在地面上的声音。
  “有人过来了!是从地下传来的!”左寒竖起双耳,冥胎场景的所有建筑和门后世界都是上下颠倒的,一楼在最接近地面的位置,五楼在地下最深处。
  那高跟鞋碰撞地面的声音仿佛直接在脑海中炸开,左寒和鹤山对视一眼,他们想到了恐怖屋里的另一个传说。
  这家鬼屋里有一个随机出现的恐怖红衣厉鬼,没有人知道她的长相,大家在昏迷之前都只记得自己曾听到高跟鞋踩在地面上的声音。
  “原路返回!不要再探索这栋楼了!马上走!”
  左寒语气瞬间变得急促,四人全速朝建筑外面跑。
  黑雾中的怪物似乎知道自己被发现,它们愈发的肆无忌惮起来。
  哭声和笑声同时出现,一扇扇房门被推开,地上的纸钱被风吹动,封闭的楼道里传来了诡异的哀乐。
  四名游客硬着头皮往上跑,楼道拐角的黑雾中几道红影缓缓浮现。
  “那是什么?”左寒感觉身体控制不住的开始颤抖,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的害怕。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面前的红影也越来越清晰。
  血雨滴落在脸上,一张嘴巴被针线缝合住的脸第一个出现在游客面前。
  “你们见过我的孩子吗?”
  血水顺着红色的雨衣滑落,她话音未落,又有一个穿着红衣体型肥胖的男人走出。
  这人左手拖着一把巨大的菜刀,右手拖着一具满身鲜血昏迷不醒的“尸体”。
  “付伯乐?!”
  看到成为了“鬼屋道具”的付伯乐,秦广的眼珠差点跳出眼眶,他的心被狠狠揪了一下,差点直接晕过去。
  而就在两位红衣出现的时候,游客们头顶传来了孩子嬉笑的声音。
  仰头看去,一个满身鲜血的孩子,拖拽着一大片玩偶残躯趴在屋顶!
  “留下来,陪我玩吧!”
  血液正好滴落在秦广脸上,他走在最前面,此时三位红衣将他围在了中间。
  双腿发软,秦广完全不知所措的时候,楼下的脚步声终于临近。
  黑雾里一双红色高跟鞋慢慢浮现,她仿佛是诅咒的女王,身边环绕了无数诡异的怪物。
  “后面!后面!”秦广高声叫喊,那高跟鞋距离左寒只有几步远,他们已经陷入了绝境,所有人都处在崩溃的边缘。
  “后面?”左寒的反应似乎变慢了许多,他就好像是刚意识到了什么,扭头看向自己身后。
  隔着黑雾,左寒正好和那双充满诅咒的眼眸对视。
  心脏咯噔一跳,虽然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左寒还是感到头皮发麻。
  不过他和普通游客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他拥有远超常人的坚定意志。
  大脑飞速运转,左寒在一瞬间就知道了自己现在应该怎么做。
  “人在受到超过身体承受能力的惊吓时会陷入短暂晕厥,身体也会同时做出反应。”
  “正常人受到惊吓,身体循环系统会首先出现问题,冠状动脉痉挛,导致周身缺血,会出现心律不齐、心动过速、胸闷、气短、心前区不适伴随呼吸困难等情况。”
  相关知识在脑中一闪而过,左寒捂住了自己胸口,仿佛被扔到了岸上的鱼一样,眼白上翻,身体向后栽倒。
  现在这是无解的绝境,所以左寒决定装晕,他从一开始就在计划。
  让秦广拿着布娃娃头颅吸引演员,告诉秦广要往场景深处跑,等秦广吸引人离开之后,他再从密道原路返回。
  身体倾斜,左寒还未倒下的时候,他忽然听到了“噗通”一声!
  眼眸微微睁开,左寒发现王老师已经“晕倒”在地!
  他脸色不正常的泛红,表情非常痛苦,晕厥前还用手臂按住了脑袋。
  “人在受到惊吓的时候,会内分泌失调,症状为出现严重的面色潮红并伴随血压升高、体温升高;同时惊吓也会让人的神经系统出现反应,症状为头晕、头疼、少部分人甚至会喷射性呕吐……”
  从医学角度来讲,王老师的晕倒明显更加的专业!
  “姜还是老的辣啊。”
  左寒和王老师几乎同时晕倒,鹤山看到后也立刻反应了过来。
  可他刚把手按住胸口,还没来得及倒下,就被秦广拽住了胳膊:“快走!机会!”
  “卧槽!松手!”
  三位红衣在红色高跟鞋出现后,放缓了动作,似乎是有些害怕现在的红色高跟鞋。
  秦广就是趁着这个机会,硬是抓着鹤山从三位红衣中间穿过。
  两人玩命的狂奔,三位红衣和红色高跟鞋全部追着他们朝建筑外面跑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